话费 棋牌 网络:特大跨国诈骗团伙被端

文章来源:瓷都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20日 02:45  阅读:0338  【字号:  】

小时候,每次我打开电视机,都马上把频道调到少儿频道。那时候,脑子里对中国没什么概念,只知道葫芦娃、黑猫警长、大头儿子是中国的动画片。

话费 棋牌 网络

我被带到了的3667年繁华的街道上。一瞬间,我被街道上的一家商店吸引了。这家店没有任何人,我走进去一看,哇!这个店里竟然不用钱就能买到东西!我高兴得蹦了起来,像一只欢快的小兔子。这琳琅满目的大商店,让我忍不住一下买了好多的商品,哦,不对,是拿了好多东西。因为这些东西太多了,我的手上仿佛拿了几千吨的东西。

终于到站了。我飞快地跳下车,在人行道上小跑起来。阳光刺眼而恼人地闪耀着,路边的白杨灰扑扑的。快,快,再快点!

那还是暑假里,我随爸爸、妈妈去了趟外婆家。外婆家在四川一个偏僻的山区,那里山清水秀,风景非常优美。到外婆家的第一天,我就闹着要去村里的学校看一看。几年前来外婆家,我也曾多次去学校玩耍,那时年龄小,没有什么感觉,可这一次走进学校,我却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小小的土坪操场,一个木棍制成的旗杆矗立在操场的最前端,另一端是一个旧的篮球架,整个操场看上去非常单调;操场一侧是沟坡,另一侧是四间陈旧的红砖房子,透过没有玻璃的窗户望进去,几张简陋的老式课桌和长条板凳摆放在里面,像饱经风霜的老人一样显得孤独寂寞,教室前面的灰黑色黑板上端端正正地写着一行大字祝同学们暑假快乐!妈妈,你小时候也在这里上学吗?那时学校也是这个样子吗?我禁不住一连串地问。是呀,你看妈妈当年的学习环境多差呀!全校就两个老师,多少年了还是这个样子……正在这时,不知从哪里跑来了一个和我年龄大小差不多的小男孩,我没有再听妈妈感慨,便和小男孩跑到操场上玩了起来,我们玩了很久很久,我告诉他我来自郑州,他说他的爸爸妈妈在广州打工,长大了,也要像爸爸妈妈一样出去打工挣钱,分手时,我问他:你不想上大学吗?他听了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只是傻傻地一笑,便飞快地跑了。

我们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鱼贯而入。哇!这里好大,十一盏明亮的电棒照着雪白的墙壁,眼前是四排整齐摆放在黄色电脑桌上的黑色电脑,黄的那样温柔,黑的那样深沉,每张电脑桌前是黄色的学生椅,地面是白色的方格地板,被拖得干干净净。我一下子变得神清气爽,我们一一就坐,打开电脑,电脑桌面是红色的,上面写着红色网络家园,桌面上存的有红色网站,我们可以点开浏览,也有健康的小游戏,有的同学还查了我们语文课上让查的资料,还有的同学在查龙卷风的图片。我担心的网页页面也没有出现,我想这里一定是有设置,把那些不好的网站都挡在家园的门外。我们玩得很高兴,很投入,没有一个人吵闹。

漂泊在外的游子,职场打拼的青年,你们是否记得在原地等候的家人,还在意恐迟迟归?闲暇数分钟,能否拨通家中的电话问候爸妈,难得的假期可否多陪父母唠唠家常?在外多报平安,让父母安心,互相的爱,温暖一家人的心。最平凡之举也是最大的情意。

那天,我在给老弟上绘画课,他好像很兴奋似的,还时不时手舞足蹈呢!算了,先教他画花,再画草和树,我在心里这样打算着,抬头看见他认真的模样,撅着小嘴,哼着小曲,还吊着二郎腿,哈哈......这模样还真把我逗乐了。我好奇的瞥了一眼的他的本子,令我惊讶的是他画的花朵还挺不错,我都怀疑这是不是他刚才坐这画的。真不错,画的好漂亮啊我说,听到我的赞扬,他也咧开了嘴,好高兴,时不时的扭扭头看看自己的杰作,这么开心吗?怎么还在笑,顺着他的目光,扭头一看,我去!他竟然在我衣服上画了一个乌龟,我开始追着他满屋子跑。




(责任编辑:江雨安)